出品 | 搜狐汽車·E電園

作者 | 王巍


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編輯 | 蔡欣宇

4月26日,新能源車圈大地震。

為適應新形勢需要,主管汽車行業發展的工信部會同相關部門啟動了《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并行管理辦法》第2次修訂,醞釀許久的『積分池管理制度』正式來到臺前,接棒領跑未來3-5年雙積分的交易市場。

負責任地講,『積分池管理制度』完全是被『過分給力的國產新能源車企逼出來的』。

—— 積分池是什么意思?

—— 為什么說它是被過分給力的國產新能源車企逼出來的呢?

積分池是雙積分制度的延續,我們先回顧一下雙積分制度。

雙積分政策全稱是《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并行管理辦法》,在這份文件中,國家為所有車企(含大貿進口車)設立了兩個考核標準。

第一條考核燃油車的平均油耗水平,目標是2020年降低至NEDC 5L/100km(2025年實現WLTC 4.60L/100km)。

達標即可賺積分,不達標就要購買積分。

第二條考核新能源車的銷量,目標是2020年積分比例達到12%(當年生產的新能源汽車產能達到200萬輛,累計產銷量達到500萬輛)。

達標即可賺積分,不達標就要購買積分。

富裕的積分可以買賣!

這種模式是不是有點熟悉?

沒錯,雙積分的本質就是轉移支付,先進帶動落后,讓堅守燃油車和轉型緩慢的車企拿出錢來,補貼吃螃蟹的新能源車企,鞭策落后者,獎勵先行者。

雙積分政策實施以后,新能源車企個個靠賣分賺得盆滿缽滿。

以特斯拉為例,2020年第二季度賣積分賣出了4.28億美元凈利潤,約合30億人民幣,達到汽車業務總體營收額的8.3%,

看到特斯拉吃肉后,各國產車企紛紛跟進,大力發展新能源車,積分交易市場很快就出現了一些不好的變化。

由于兩條考核標準的制定時間是2018年,彼時中國的新能源車技術實力孱弱,燃油車是銷量主力,插混技術尚未普及,油耗個個都不低,蔚小理零跑哪吒等大家熟悉的新勢力車企還沒造出第一臺量產車。

所以,按照國家對于發展形勢的理解,上述兩個目標在2020年恐怕很難完成。

萬萬沒想到,以特斯拉、蔚小理、哪吒、零跑為首的新勢力車企有如神助,發展神速;以比亞迪、埃安、五菱為首的老牌新能源車企更是推出了多款國民現象級神車。

2022年就實現了4.10L/100km的油耗水平,比2025年 4.6L/100km的目標提前三年,市占率更是在2022年就達到了25.6%,遠超國家預期。

由于車企都在大力發展新能源,不達標企業越來越少,市場上產生了大量過剩的正積分,積分售價一年年往下跌。

根據工信部數據,2020年度新能源汽車積分均價1204元/分,2021年度新能源汽車積分均價暴漲至2088元/分,幾乎翻倍;來到2022年,積分均價下跌至1128元/分,暴跌45.9%,幾乎腰斬。

隨著新能源積分價格持續下跌,對于有些車企而言,費力生產新能源汽車甚至不如直接購買積分劃算。

這嚴重打擊了車企發展新能源車的商業信心和積極性。

要命的是,雙積分制度在制定時還預留了一個致命漏洞——積分有效期和轉結折損。

按理說,市面上用不掉的積分,可以留著賣給需要的車企。

但是,有效期很短,只有三年,而且每晚一年賣(結轉),積分都要損失不少。

根據政策規定,2019年度的新能源汽車正積分可以等額結轉一年;2020年度的新能源汽車正積分,每結轉一次,結轉比例為50%,損失一半。

2021年度及以后年度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實際值(僅核算傳統能源乘用車)與達標值的比值不高于123%的,允許其當年度產生的新能源汽車正積分結轉,每結轉一次,結轉比例為50%。

這更是直接打擊了車企“造車存積分”的商業信心和積極性。

為了解決上述新問題,國家出手了。

《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并行管理辦法》第2次修訂切實了當地解決了三個主要問題

—— 在積分市場供應大于需求的時候,企業可以自愿申請新能源汽車正積分的收儲,有效期為5年,且不再設結轉比例要求。

如此一來,過剩的積分可以在5年內不受損地保留下來,等待行情。

—— 在積分市場供應小于需求時候,可以釋放存儲的新能源正積分。

存下來的積分,隨時買賣,比如當大環境不好,或者未來標準日趨嚴苛時,可以以前儲備的積分來救急,“豐年存糧,災年賑災”。

—— 探索與碳交易市場銜接機制。

這是一盤大棋,也是未來節約減排必不可少的新方向。

碳交易是指溫室氣體排放權交易的統稱,指在排放總量控制的前提下,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排放權成為一種稀缺資源,進而具備商品屬性,可以買賣。

我國大力發展新能源車技術,新能源車推廣使用時節約的二氧化碳排放總量,未來也可以成為交易的對象。

買方則不一定是燃油車生產大戶,也可能是碳排放大廠,比如發電廠、造紙廠、石油化工企業,甚至是你家附近的汽修廠、噴漆廠等等。

【編輯總結】

可能政策的最初制定者都沒想到,我國新能源車的發展速度如此之快。

智能化、高階輔助駕駛、動力電池、高集成度電驅動系統等等在短短三五年時間內大踏步前進,真正做到了“一天敢當二十年”。

雙積分制度具有合理性,積分池則是對其修改和補充,延長壽命。

可以說,在現階段,積分池是最合理的政策,也是最符合長期利益的政策。